总体布局稳步推进 保驾护航再创辉煌——改革开放四十年市场监管法治建设的经验启示
更新时间:2018/11/28               

  
  一、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明确自身定位
  
  市场监管部门执行的法律法规多,工作涉及面广,社会影响大,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深入推进依法行政中承担着重要的职责。市场监管法治建设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尤其是坚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牢固树立“四个自信”意识毫不动摇。
  
  党的十八大之后,市场监管部门更加明确自身定位,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围绕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总目标,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努力形成完备的法律、法规和规章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实现科学立法、严格执法,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党的十九大以来,党中央进一步强调和巩固党在法治建设中的核心作用。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要求组建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负责全面依法治国的顶层设计、总体布局、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作为党中央决策议事协调机构,直接体现了党对全面依法治国的领导。2018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明确要求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要管宏观、谋全局、抓大事,既要破解当下突出问题,又要谋划长远工作,把主要精力放在顶层设计上,突出地体现了党对全面依法治国的领导。
  
  市场监管部门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在法治工作中切实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扎实推进市场监管立法、执法、普法等工作,确保党在法治建设中始终总揽全局、协调各方。

  二、立足国情,坚持问题导向
  
  市场监管工作实践性强,阶段特点明显。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监管立法执法工作围绕监管实践中的突出问题开展,具有显著的问题导向性。我国市场监管借鉴国外立法经验,但并非简单照搬照抄,而是立足国情,根据发展需要不断制定和丰富法治体系。
  
  例如:为解决知识青年返城后的就业问题,推动制定《城乡个体工商户管理暂行条例》;为解决假冒伪劣问题,推动制定《产品质量法》《商标法》;为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推动制定《食品安全法》;为配合“放管服”改革,推行商事制度改革并推动《公司法》等法律法规的修订出台;为规范电子商务活动,积极参与《电子商务法》的制定出台等。

  三、坚持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
  
  市场监管部门坚持以《宪法》为统领,遵循《宪法》《立法法》确立的基本原则、权限和程序,从体制机制和工作程序上有效防止部门利益和地方保护主义;坚持改革决策与立法决策相统一,坚持立法进程与改革进程相适应,坚持立改废释并举。
  
  市场监管部门不断完善工作机制,提高立法质量。加强对立法项目的研究论证,对拟列入立法工作计划的立法项目,提交立法必要性等重点问题的研究论证报告;对重大立法项目,法制机构主动进行前期课题研究。加强对立法计划的督促落实,对立法工作计划确定的立法项目,要求起草部门抓紧工作,及时报送送审稿,做到送审稿结构合理、条理清楚、用语规范准确。建立立法计划执行情况评估机制,把各起草部门完成立法计划的情况,作为编制下一年度立法计划的重要参考。健全立法立规公开征求社会公众意见制度,加强说明和意见反馈工作,积极回应社会关切,完善法制工作基层联系点制度,广泛凝聚共识,努力做到集思广益。

  四、正确处理改革与法治的关系
  
  实现立法和改革决策相衔接,立法主动适应改革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及时推动上升为法律。实践条件还不成熟、需要先行先试的,按照法定程序作出授权。对不适应改革要求的法律法规,及时修改和废止。为确保商事制度改革顺利推进,先行开展了上位法的制定修订工作。十二届人大六次会议审议修改了《公司法》,明确将公司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改为认缴登记制,取消公司注册资本最低限额制度,国务院修改了《公司登记管理条例》《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等8部行政法规,废止了2部行政法规,为改革依法推进提供了重要保障。
  
  当然,在肯定成绩的同时,也要正视存在的不足。一是一些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仍有待优化。在市场主体立法方面,仍然存在所有制、责任形式等并非同一逻辑的立法。登记程序上,商事登记尚未实现统一立法。机构整合后,涉及机构职能交叉、重复的,还需根据市场监管体制改革的要求进一步厘清。二是改革立法与改革尚存不同步、不协调的现象,有些改革举措的落地实施超前于立法进程。一些成熟的改革措施,需及时上升至立法层面;一些不适应改革发展实践的法律制度,需及时进行修改完善;改革决策需要先行先试的,要按照法定程序取得授权。三是立法质量、执法水平有待进一步提升。顶层设计与社会公众“用户体验”存在脱节,有些条文在基层执法中难以理解、掌握、适用,有些行政执法案件存在合法性与合理性的两难选择,自由裁量权的行使有待进一步规范,行政相对人没有充分感受到公平正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在以后的法治建设工作中加以克服和解决。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法规司司长 刘红亮

                                                                     来源:中国工商报网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